• 俄羅斯以瓦斯挾歐洲還能持續多久?

         從本世紀初開始,俄羅斯就一直以瓦斯供應控制其他國家。為對抗其能源供應外交策略,歐盟製定了諸多措施來遏制俄羅斯對瓦斯的控制,但仍困難重重,現時成效如何呢?


         俄羅斯是世界瓦斯資源最為豐富的國家,產量居世界首位。俄羅斯曾一度以瓦斯供應為由企圖控制其他國家,雖然現時俄羅斯借助瓦斯仍能保持一定的政治影響力,但與之前相比,俄羅斯通過瓦斯管線壟斷的根據地被蠶食,其威脅程度已經大大降低。


         近期烏克蘭國家瓦斯企业Naftogaz已確認,他們將避開歐盟直接與俄羅斯瓦斯巨頭企业Gazprom就瓦斯採購問題進行談判。烏克蘭直接對話Gazprom企业的意願是一種自信心增强的表現;在歐盟的幫助下,烏克蘭將採取行動削弱俄羅斯將瓦斯作為政治武器的能力。

    瓦斯的“去政治化”。


         在本世紀初期,俄羅斯就開始利用瓦斯作為擴大政治影響力的一個手段,不僅企圖控制烏克蘭還包括中歐和東歐的其他國家。這主要是由於這些國家別無他選,只能從俄羅斯進口瓦斯。作為回應,歐盟一直將俄羅斯瓦斯視為洪水猛獸,製定了諸多措施迫使瓦斯貿易免去政治因素的影響。如歐盟製定的歐盟能源一攬子計畫,就是希翼通過逐漸完善的法律體系,將天然氣管道運輸者,與筦道、基礎設施(例如天然聯絡站和管網)所有者剝離,使瓦斯可以在全歐洲範圍更加自由的運輸。


          作為非歐盟成員的烏克蘭,早前建設基礎設施進度緩慢,完全依賴於俄羅斯瓦斯的直接進口,而今已擁有了大量的基礎設施。現時烏克蘭和其西部的斯洛伐克、波蘭、保加利亞之間已有足够多的筦道連接,烏克蘭可以每年從東歐進口200-250億立方瓦斯。雖然烏克蘭購買的大多數瓦斯仍產自俄羅斯,但其可以不再以高售價從俄羅斯購買,而是從鄰國以更低的價格購買瓦斯。更重要的是,瓦斯進口國Brussels也廢除了與俄羅斯簽署的關於禁止進口國往其他國家再出口和銷售瓦斯的契约條款,這樣一來,烏克蘭進口瓦斯就更加方便了。


          其中的地緣政治環境。另外,歐盟已將烏克蘭(包括Balkan半島)納入到了其能源聯盟的範圍,這是針對那些非歐盟鄰國來擴展其能源市場範圍的舉措,烏克蘭也正逐漸採納歐盟能源一攬子計畫的主張和法規。


          除了基礎設施建設,烏克蘭首都Kiev也製定了限制能源消耗的措施,包括提高冬季取暖效率、發電站多使用煤炭等。2011年烏克蘭共消耗了537億方瓦斯,2015年烏克蘭共消耗了288億立方米瓦斯,僅進口了162億方瓦斯,這其中僅70億立方是從俄羅斯直接購買,另外92億方從歐盟購買,這種趨勢將在今後持續。從2015年11月開始,烏克蘭就停止了直接從俄羅斯購買瓦斯,儘管其通過三邊談判已經與Gazprom達成了冬季供應協定,但在2015-2016年的隆冬,他們依然沒有再直接從俄羅斯購買瓦斯。


          現時,類似這樣的改變多數已成定局,儘管莫斯科和Kiev間的政治關係异常緊張,Naftogaz和Gazprom之間的談判大多都只是經濟驅動,或者實際需求驅使。因Naftogaz已不再需要瓦斯協定,或許還在談判中占上風。然而,協商未必順利,因為在過去的交易中,談判雙方之間存在著許多懸而未決的賠款、反索賠、訴訟及反訴訟問題。這其中就包括了2016年1月Gazprom以新增瓦斯運輸費用威脅Naftogaz的起訴。
       

        北方筦道複綫:暫未完工。


         儘管歐盟一直推出各種方案來促使形成一個共同的能源市場,俄羅斯提議的北方筦道複綫工程確是一種公開分離中歐和東歐瓦斯市場的戰畧,該工程是建立一條輸送能力在550億立方米瓦斯的筦道,穿過波羅的海,直接從俄羅斯到德國,繞過烏克蘭和東歐國家。德國被選做審查工程的經濟性和商務性,其反對者稱這是讓柏林出賣能源聯盟,直接與俄羅斯協商交易,還可能還縱容俄羅斯將瓦斯供應變得更加政治化。

          不僅如此,俄羅斯的戰畧還包括限制客戶轉售瓦斯,並從保加利亞、波蘭及包括Estonia、Latvia和Lithuania在內的波羅的海國家獲得不公平的價格。歐盟表示,俄羅斯瓦斯濫用市場支配權控制穿越波蘭的亞馬爾運輸筦道,迫使保加利亞支撑已取消的俄羅斯南溪項目,該項目是將瓦斯途經黑海運抵歐洲。

          從東歐的角度來看,北方筦道複綫仍會被俄羅斯利用,來切斷瓦斯供應。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多數俄羅斯瓦斯都流經東歐國(如波蘭或者烏克蘭)而到達中歐市場(如德國);儘管如此,俄羅斯仍然試圖切斷通往整個歐洲瓦斯的供給,以此來作為對烏克蘭的懲罰。

          對於該工程的責備者,建設更多基礎設施來將瓦斯直接運往德國,會解除對俄羅斯的限制,特別能使俄羅斯有能力切斷對東歐的瓦斯供給。在此之前,切斷對東歐的供給也意味著切斷對德國的供給。儘管這些東歐國家建設了相當多的為貿易提供方便的基礎設施,但依然匱乏,當瓦斯供應大規模終止時,他們仍會感到非常短缺。

          正因如此,包括能源聯盟委員在內的許多東歐官員都認為,一旦筦道建成,這將嚴重違背的歐盟法律;而德國認為,筦道的海上部分不需要遵循歐盟能源一攬子計畫,這正是爭論的焦點,聯盟委員認為歐盟能源一攬子計畫必須擴展應用到整個歐盟專屬經濟區,而不僅僅是歐盟領土範圍內。歐盟委員會現時仍在討論,並沒有對此事進行裁决。

          Brussels是否應該對歐盟能源一攬子計畫海上應用給出解釋,就經濟可行性角度,筦道項目可能存疑。一旦裁决,將會把筦道所有者即現時占超過50%股份的Gazprom與瓦斯供給方Gazprom剝離。

          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德國一直在試圖緩解鄰國的擔憂。近日,德國經濟部長Sigmar Gabriel闡述了柏林同意需滿足的三方面條件:包括筦道建設必須遵循德國法律、不影響烏克蘭的管網以及不能限制向東歐供應瓦斯。儘管柏林不斷試圖緩解緊張氣氛,但一旦筦道建成,東歐國家普遍認為,後兩個條件的執行將會异常困難。


           雖然筦道和瓦斯供應的擔憂有所緩解,爭議仍然集中在歐洲能源安全問題上。由於歐盟單一市場的政策,俄羅斯將不可避免地仍然是該地區最大的瓦斯供應商。2015年,除了24億立方米瓦斯是出口到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之外,俄羅斯出口160億立方米瓦斯到歐洲。歐洲所能做的就是採取一切可能的措施限制俄羅斯因政治因素操縱瓦斯供應的能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article_info